风记得的第687天星辰:集中隔离14天

当我接到疾控中心的电话时,我屏住呼吸地听着工作人员的话语,没有任何意外情绪和不知所措。

您好,谭先生,在我们的大数据记录中,您是密接人员,准备来说是一密,您需要做好准备,我们会接您到酒店集中隔离。

请问我是在何时何地和谁密接的呢?

沈阳最初的疫情是在 3 月中旬那次在大东区陶瓷城发现的病例,在那时的我刚刚送走继母最后一程。而紧随我其后的便是沈阳各区增加病例的数字。当沈阳市政府临时暂停了周六日共计两天的公共交通服务时,人们还没有意识到疫情带来的影响会有多深。两天过后并没有带来好的消息,而是全市公共交通和各种商业场所的关闭。同时全市的公司已然居家办公,而作为民生保供的企业并没有关闭,作为员工的我依然坚持每天工作。当我得知公司的交易场所发生了病情时,我才察觉警察和区政府人员的到来并不是参观。

凌晨时的一个小区内住户被例行核酸检测发现确诊阳性,经过踪迹询问后得知是我们公司的商户。公司的 5 号厅售卖圣女果,它的包装含有奥密克戎毒株,因此感染到了商户。这名商户被拉走的 4 个小时后,政府通知开始封闭公司的道路和出口,然而这并没有阻止货车撞开了后门的砖墙、行人也翻开了围墙的壮观场面。阳性病例所在的 5 号交易厅内所有人员已被共计 4 辆大巴车拉走。由于公司所有区域封闭包括经营区和办公区,导致我无法回到家中,只好和同事在办公室内休息。庆幸的是公司为我们准备了被褥和洗漱用品,在这里度过了将近 1 周的时间。

封闭的那天到解封,仅仅过了 20 小时。而 4 小时后,又进行封闭。如此反复了多次,我不太理解区政府的这种行为,但我知道的是区政府被市政府责骂和整改。封闭的第 6 天又解封了一段时间,公司领导允许我们赶快回家,此时我的油然而生出想要迫切获取自由的心情。

回到家中的第二天白天我接到了那通电话,那天晚上并没有大巴车接我,直到今天白天。我穿着防化服、带着手套和口罩坐着大巴车,车上大概 10 多个人,他们探讨着自己并没有和病原直接接触。而至于我的情况则是办公室的一位同事曾去公司一线市场支援,他与确认阳性人员同时空密接。因为在一个办公室被判定为一密,他去支援的那天是 16 日,但在 15 日的我已经回到家中,疾控中心却从 12 日开始判定。我没有让任何慌张和恐惧占据我的心底,我知道我的冷静和配合是我最积极地态度。直到现在被关在酒店隔离 14 天的我仍然确信我的健康没有任何问题,唯独需要担心的是酒店其他房间的人员或许携带着病毒。

如今沈阳全市已经逐步恢复正常,停工的企业已开始复工,而我开始了 14 天的“休息”。公司的大部分员工和区域内的商户都已被隔离,目前出现阳性 11 例,而公司也全区域休市和消毒。愿作为防疫保供民生企业的公司早日开业,愿所有公司同事安全健康度过 14 天。而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老百姓,更愿政府的工作决策能够谨小慎微考虑周全。今天的图片是隔离酒店的环境,还算不错~

本文稿内容来源于“风记星辰”,请您在需要时注明。
在本文末若注明“参考、扩展”等字样均为涉及到转载部分第三方内容,具体说明请查看 版权及豁免条款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33条评论风记得的第687天星辰:集中隔离14天
  1. 来自上海的朋友给你加油😂我们已经封控三十几天、“全域静态管理”快二十天了,没有解封的希望、还没人管吃喝🤣(得自己做饭,不保证有食材和锅🤫)

  2. 保重,酒店隔离期间也要注意防范。

    很想知道隔离酒店的费用是自费还是政府承担呀?另外,酒店隔离这半个月,公司会正常发工资吗?还是说当请假处理?